原标题:外地女弑夫获婆家谅解,此前生下自闭症儿子常年被家暴

一年前的黑龙江省七台河市,43岁的农妇刘苏梅决定杀死她男人。

手段称得上凶残。从醉酒的男人手中夺下尖刀后,她先划伤了对方的手腕和颈部,接着连续捅刺多刀,待其死亡后,她洗净血迹,藏起尖刀,再伪造成男人自杀的假象。

根据判决书显示,行凶原因指向连年的家庭暴力。两人生活十余年,共同养育一个自闭症的儿子,但不管是刘苏梅还是孩子,都长期承受男人无休止地酗酒和殴打。

“过不下去你走啊,何至于杀了他?”事情过去一年多,凶案带给家庭的阴霾没有散去,痛苦与疑虑时刻折磨着宋家的另外两个女人–死者61岁的母亲和41岁的姐姐。事实上,在这个家庭里,暴力如此日常且根深蒂固,跨越代际。母亲和姐姐在不同时代都曾被暴力胁迫,但当至亲成为施暴者,后来又沦为不幸的受害者–她们无法接受刘苏梅的选择。

开庭前,她们接到来自法院的电话:你们要谅解她吗?

两个女人出现了分歧。

宋老三被发现死在一个春天的早晨。准确来说,他的死亡时间是深夜,但因为无人察觉,这件事在第二天早上才被捅破传到屯子里。

三月的七台河,熬过一年最冷的时候,日子总算有些暖和劲儿。那天,宋老三家前院的大爷起了个大早,他把金黄的苞米粒在院子里铺拉开,抬头就瞅见宋家亲戚一边讲电话,一边着急忙慌往宋老三家赶。

紧接着,对面那三间破瓦房里就传来一则死讯:闹出人命了,宋老三死了,自杀。

原野村不大,满打满算不足三百户人家,稀稀落落的瓦房排在乡道两旁。宋老三家在屯东头,是这里最穷的人家之一。这么些年,他那瓦房漏了、塌了都是靠村里帮修的;家里一年到头吃不上肉,邻居接济的一壶豆油吃一年;虽然有瓦房三间,因为烧不起柴,每年冬天,一家人只能挤在一张炕上凑合过冬……

按屯里人说法,宋老三家穷成这样不是没原因的,”这年头,谁不是一个草头顶个露水珠,都得双手劳动”。如今屯里的年轻人都上外头打工了,宋老三36岁,却”不争干”,他接近一米八的个头,膀大腰圆,是屯里少见的壮年。家里有地却不会种,村大队里有时候给他张罗点工地上的活挣钱,他干一天得歇好几天,挣来两个钱全去买酒了。

在原野村,男人都兴饭后喝点酒,像宋老三这样喝得凶的却不多见,”一喝上没完没了。”手头紧巴,过去他总上村里小卖铺打散装白酒。宋老三出事的头几天,小卖铺老板娘还招待过他,因为店铺老头多了句嘴:”老三,你一早就喝酒啊?”宋老三气得破口大骂:”我X你妈!”老板娘赶忙劝走了他。

屯子里一张嘴就能讲给一百双耳朵,大部分人都能描绘出宋老三的特点:成天寻思喝大酒,喝完酒不干活,在家打老婆,在外逢人就借钱。

但关于宋老三媳妇,大家却知道得不多。宋老三一直和他爹过,有一年他外出打工,领了这个女人回来,没有办任何酒席,蔫声生了个儿子,凑成一家四口。这个女人平时话不多,不爱跟人来往,大伙也不细瞅她。

两口子都没正经活干,左右邻居总听见屋里一天到晚地骂仗,动静几乎赶上屯里的广播喇叭,”呼号呼号的”。有时候这俩人刚干完仗,邻居瞧见宋老三媳妇转头拿上酒瓶出门,给她男人装酒去了。

“这是正常人吗?一家人都魔魔怔怔的。”屯里几乎没人愿意招惹宋家这样的穷邻居,”虎了吧唧的,谁也跟他处不到一块去,说完就管你借钱。”因此,宋老三一家既不上邻里串门,前后院的也从不跟他家搭话。

宋老三一家在屯里这么不沾亲带故的活了十几年,从没像这天一样惹眼过–他的死讯传出后,2021年3月21日,原野村里大伙吵吵开来,把他那破屋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。隔条过道,宋老三屋侧的邻居也伸长脖子往里瞅,觉得纳闷儿:死了?咋一点动静没听到呢?老人印象最深的是那天的宋老三媳妇,女人就搁屋前站着,”不慌不忙的。”

位于原野村的宋老三家。魏芙蓉 摄

老三死的消息,转了几个弯才传到大姐宋青芸这里。那天早上,老三媳妇最先打电话通知的是七台河的姑姑,姑姑又打电话给自己。宋青芸那会离开七台河在青岛打工。电话挂断,她订了最早一班航班,从青岛往七台河赶。

“老三不可能自杀。”这是宋青芸听完电话的第一反应–弟弟的德性她再清楚不过:他那么自私的一个人,怎么舍得自杀呢?

宋老三是家里最小的儿子。打从十五六岁就染上酒瘾,宋青芸印象中,这个弟弟喝醉的日子比清醒时多。喝完酒之后就不像个正常人,动不动就操刀”捅死这个捅死那个的”,别说是老婆孩子,爹妈和两个姐姐他也照打不误。

宋家人后来反思,这德性,”可不就是打小儿惯的吗,家里俩姑娘,就这么一个儿子”。老宋家虽然穷了那么多年,但对这个儿子,哪怕是倒泔水桶的活儿,都没让他碰过,”怕累坏了。”

大姐宋青芸23岁出嫁离开这个家,到后来弟弟成家,二十多年了,日子没真正安生过,她一直在给弟弟收拾烂摊子。她爹还能干的时候,家里吃穿都靠父亲往外借,爹前几年瘫痪后,事情都落在当姐的头上,就说他住的这三间破瓦房,也是二姐外出打工攒钱给买的。成家后的喝酒玩乐、买米买面、孩子生病,三百五百的,宋老三都找大姐借钱。

事儿多又穷,这样的家庭条件自然被夫家瞧不起。为了钱的事,宋青芸和对象没少干仗。那个男人也是个大嗓门,吵起架来,躲老远都能听见:就你他妈穷啊?我他妈挣钱也不容易,凭啥总接济你弟弟?

宋青芸总是说”一奶同胞,能狠下心来吗?”她知道,老三的脾气容易生事,虽然恨他不争气,但他要是真遇事儿,自己又不可能不管;不仅是她,亲戚们也都说过,这样的日子过下去迟早得出事。道理宋青芸都懂,但她没想到,这天来得这样快,这样突然。

最后修改日期: 2022年9月23日

作者